台灣和日本之間雖然沒有邦交,但民間交流活動一向很熱絡,不但台灣人愛到日本旅遊,就我這幾年在機場觀察的結果,日本人會自助來台的也不少。

 

團體旅遊先暫且不說,若想知道日本旅客對台灣的感覺,我想還是看自助行的日本客討論會比較深入和貼近台灣現實吧!

 

好奇之下,我有時也會去看看日本的旅遊相關網站,當然以我的日文程度沒好到可以通篇看得懂,不過在翻譯軟體的幫助下,大概可以了解個六、七成?()

 

在諸多討論中,有一則討論引起了我的興趣,那就是日本人對於台灣的「讓座風氣」感到有些意外和驚訝,因為在日本,讓座並不是常見的事情。

 

這個話題,在台灣某些版也曾引起討論,但有趣的是,兩個不同國籍的人民觀點中,對於「讓座」的看法和出發點竟有如此大的差異。

 

比如說大部份台灣人如我,因從小的教育使然,會認為在公車或電車上讓座給老人家或孕婦是件天經地義的事,甚至成為了一種反射動作,看到類似目標就自動起身,而這種習慣帶到了日本,卻變成了一種另類()舉動。

 

每次我自助到日本旅遊時,在巴士或電車上讓位給老爺爺老奶奶,他們總是一開始會驚訝又客氣的推辭,經過幾次的拉距後,才感激的90度彎腰鞠躬說謝謝,那麼慎重的感謝和周圍日本人的不解眼光反而把我給嚇到了…欸?我是做了什麼天大的好事或怪事嗎?

 

 

幾年後,也慢慢的了解日本的風氣,日本通勤族多、且通勤時間長,動不動就一小時以上的車程是非常普遍的事,早上得早早出門、晚上下班下課都很累了,自然會希望在車上小睡一下,車廂內睡成一片的情節是一點都不誇張,連拉著吊環搖搖晃晃的都能睡著,我到現在都還很納悶日本人睡成那樣為什麼還能在到站前自動醒來?

 

再來就是日本人一向很注重群體,不喜歡自己和別人不同,在大部份情況下也不希望自己成為眾人的目光焦點,有些日本人還認為既然敢買那麼多東西或敢去坐車,自己就要有可能得提著重物但沒位子或搖搖晃晃久站的心理準備,在日本的國情和文化中認為這很正常,不管年輕人或老年人都一樣。

 

而對於台灣人的讓座風氣,在日本人的觀點中,雖然會感到很訝異和不解,但大都還是偏向好評的,會覺得台灣人很善良、人很好…之類的。

 

可是…隨著年紀增長,我這土生土長的台灣人卻有了一些不同的看法,只因讓座這項行為和所代表的意義,似乎已經有些扭曲了。

 

 

怎麼說呢?之前有一次外出坐公車時,中途有老人家上車,較靠近車門一位站著的小姐在迅速環視了一眼發現沒座位後,就馬上拍醒了坐第二個單人座的高中生,對他說:「同學,可以讓座給這位奶奶嗎?」

 

那位高中生剛醒,一開始有些茫然,後來眼神恢復清醒並看了一眼後,倒也二話不說的就把位子讓出來,結果老奶奶也才坐了一站就下車了,後來那個位子空著,高中生和小姐也不好意思去坐。

 

那時我不禁想著一個問題:在沒有人自動讓座的情況下,為什麼是要那位學生讓而不是其他人讓?因為他距離車門較近嗎?還是因為他是年輕學生所以認為他理應能久站?

 

又,自動讓位又是“誰比較應該自動”?靠近車門的越該讓?坐在後排的我和其他人就理所當然的先觀察前面沒人讓我們再讓嗎?

 

想想,又覺得不對勁,說什麼“應不應該”本就有點問題,讓座是種體貼的行為,但不是義務,一般人又要怎麼去判斷“資格”呢?

 

可能也很多人在網路上看過一些小故事,比如說被許多人批評不願讓座的年輕人,結果下車時大家才知道他原來是殘障人士,然後才對自己的“路見不平”感到愧疚不已。

 

 

當初看到此類事件時,心裡也會有有一個疑問:為什麼車上的眾人可以這麼理直氣壯的去批評沒讓座的人呢?就因為他比較年輕或“看起來”很健康嗎?

但是有些人的身體缺陷和當天的身體狀況是外表上很難判斷的,台灣人的“仗義勇為”是否也常在無意間變相成為一種集體性的“欺凌”呢?

 

另外還有一點很耐人尋味之處,就是這類“仗義勇為”和自願讓座的情形多見於沒有固定座位的公車和火車上,但若是票價較貴的對號列車,上述情形發生的機率就少了許多,“美德”也可用金錢來衡量?頗令人深思對吧?

 

 

所以,我現在也只有在自己作得到的範圍內讓座給需要位子的人,畢竟很多事情,不是能簡單的用有沒有同情心或道德來歸納的啊!

 

 

創作者介紹

尋找滿月の境

shinget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留言列表 (11)

發表留言
  • ALISSA
  • 天啊..我留了一堆結果卻因為網路的原因貼不上去...全不見囉..唉唉...
  • 我也發生過這種慘劇,後來就盡量養成習慣先在WORD打好再貼上,免得打了一堆全不見了…

    不過真的好可惜啊!很想聽聽妳的看法呢!

    shingetsu 於 2009/12/30 21:57 回覆

  • peiwainwang
  • 讓座看成講座..我真是眼花的可以了@@
    大概是生理時鐘被訓練成上車就睡覺..固定時間就醒來吧..
    我讓座也會看心情..看包重不重再決定..偶爾也真是會有累的不想動的時候..
    之前在奇摩新聞看到公車司機希望乘客讓座給老爺爺..結果因為一句話講太急..被乘客告..剛好那個司機我也有坐過他的車..其實也是出於對老人家的好意..後來就看到他的名字從310車號中消失了....
    不過我也很討厭那種..一上車就死命擠要搶位的老人..= ="
  • 有時會覺得台灣人的”好意”已經有點超過範圍了,特別是自己的”好意”是要求別人來達成,別人不願意就出聲批評,似乎已扭曲了原意。

    既然是“別人”,他的當天身體狀況不是旁人能精確了解的,自以為是的正義與批評很可怕,希望台灣人的體貼不要太走火入魔才好,所以我只會在自己作得到的範圍內去幫助別人,而不會對別人做這些要求。

    p.s. 現在很多老人家也會依老賣老的用雨傘戳人和命令人讓位給他,好像是應該的一樣,我想這也是讓座的美意被扭曲的一種例子吧!(嘆)

    shingetsu 於 2010/01/02 15:33 回覆

  • legacyecho
  • 原因或許出在通勤的路途太長,工作的壓力太大吧!
    其實在台北捷運上,愈來愈少有人讓座了,這只能用不得不吧!
  • 是啊!通勤時間長又工作疲勞,要是有座位坐,會想休息一下是很正常的,不過這種想法也會被許多台灣人批評為“沒有同情心”吧!但我還是認為一個勁的要求別人讓座是不太好的,而我也很好奇,在一心認為“理應”讓座的人們心中,票價較貴的對號列車是否不在此限呢?很詭異吧?

    shingetsu 於 2010/01/05 20:51 回覆

  • daisy661121
  • 日本人的民族性真有趣, 我是決不敢亂問日本女生的年齡, 儘管有點相熟也不能亂問(除非他們自願說), 他們會很介意的~~
    至於讓座問題我覺得如你標題所說在做得到的範圍內去做, 讓座應該是出於自發性的一種體貼而不是變為一種規範,像我曾經在台灣捷運上整個車廂擠得要死那兩個博愛座就是沒人敢坐,矯枉過正了。
  • 說到日本人的民族性,我也常覺得很有趣,很多他們在意的點與台灣人都大不相同,年齡這一點就屬韓國人最重視要問清楚的,因為輩份不同、用語上完全就不一樣了。

    不過我覺得台灣人有時是太過隨性了,一開口就問人結婚沒?有男/女朋友嗎?薪水多少…等等的,我很討厭這樣,每次心中都會OS“關你X事啊!”

    P.S. 整車滿滿的卻空著博愛座不敢坐,我想就是因為台灣太有“正義感”了吧!^^b

    shingetsu 於 2010/01/07 20:59 回覆

  • ellieshow
  • 我自己在高雄捷運上的感覺是,大家都會坐博愛座,但只要有"需要的人"上來,大家都會自動讓位,所以我看到有"正常人"坐在博愛座上,我覺得不奇怪,反正時機到了都是會讓位的。

    不過,老實說,我從沒注意過格主妳感覺到的事.....這題點了我,以後能對沒讓位的人要保留一點想法,而不是先入為主的指責。
  • 博愛座的宗旨一開始就是設計給“有需要”的人為優先,並不是完全不能坐,所以高雄捷運上的狀態比較合理,而不是大家都“不敢”坐。

    以前學生時代時,班上的女同學曾經因為沒有讓座(還是非博愛座)而備受責難,車上的人你一言我一語的酸言酸語說:「現在的學生真不像話」、「年輕人一點同情心都沒有」…等,但那天她其實是因為生理痛加上體育課時腳有些扭到,所以回到家後她大哭了一場,電話裡和我說她不知道為什麼要被這樣指責?

    很多時候可能人會有難言之隱,像她雖被指責但也很難開口說明原因,而且她又為何“需要”向一群陌生人“解釋”個人的身體狀況呢?

    從那之後,我會提醒自己要注意些,也重新審視了觀念:讓座應是種自發性的體貼而不是義務,畢竟很多事情不是那麼容易看到深層狀況的啊…

    shingetsu 於 2010/01/14 21:03 回覆

  • whitman08
  • 這問題啊,我有問過2個認識的大阪男生
    他們說,在日本如果被讓座是有點丟臉的
    總覺得自己是不是那裡和別人不一樣

    說到讓座這種事情
    不要說博愛座了,就連不是博愛座看到老弱婦孺好像都變成慣性讓位
    前幾年就親身體會到
    我坐非博愛座上,小憩瞇眼聽音樂
    突然有人一屁股坐下來,跟我擠同個位置
    我當場驚醒~看了一眼,大約50多歲的阿桑
    氣的我在公車上發飆(我承認脾氣很差)
    但這種行為真的非常要不得,而且不可取啊
  • 日本人的群體主義的確很徹底,大都不希望自己在群體中特別突出,不過等到上了年紀後,應該還是會從覺得丟臉轉變為慶幸吧!就目前為止我碰到的老人家雖然訝異但都非常感激,畢竟體力真的衰退不少了…^^b

    台灣人讓座是種慣性風氣了,所以也越來越多老人家變得理所當然,不管是博愛座還是非博愛座,只要看中目標就會搶得很兇或理直氣壯的要求讓位,我看了也很生氣!(本人的脾氣也不是很好)
    要是我覺得該讓我絕不囉嗦,但要是碰到這種不講理的,誰理他啊!

    p.s.台灣越來越多阿桑是要向韓國老人家看齊嗎?叫你讓就讓哪那麼多理由?反正你年輕就是該讓!= =b


    shingetsu 於 2010/01/14 21:22 回覆

  • Doris
  • 我認為,關於美德這類的東西,只有自我要求,沒有積極要求他人的空間。尤其,像車上讓位這件事。
    太多時候,我們根本不知道一個人的身體情況、心情狀態、思想個性,但很多人只藉由一點有限的所知訊息去評判他人,甚至要求他人。這不只是無禮,還是一種暴力。
    其實,在部落格的世界裡也常有這樣的情況。自認為讀了人家的文,就是懂了那個人,其實,是嗎?更糟的是,毫無界線份際地自認為是和對方已是熟悉好友,開口要求許多事情。
    或許,現在的世界,大膽無忌地要求他人是許多人認同的美德吧。
  • 以美德為名的不自覺集體暴力,真的很常發生在各個角落,有時我甚至會覺得許多所謂好的觀念,是否也是被洗腦的成果?

    p.s.對於一些無理的要求,就堅定的拒絕吧!很欣賞Doris的處理方式,人跟人之間的界線份際,的確越來越多人不懂得尊重,所以把立場表達清楚是必要的,不過也大既Doris給人的感覺一向很親切和善,所以才會有那些要求的產生吧!像我一向從文中就可給人感覺不是吃素的,所以很少有人來和我裝熟耶 :p

    shingetsu 於 2010/01/23 23:07 回覆

  • 悄悄話
  • Doris
  • 我認為,不論對方是否為和善好親近的人,都不該因此失去人和人之間的應有界線和禮儀。否則,就會像"懲罰"親切的人,讓他們疲於處理荒繆的事。而且,進而可能讓人不再親切了。
    我喜歡學習當親切的人,也很喜歡助人,但是我真的不喜歡被叨擾的感覺,實在不舒服啊。
  • 界線或許是很多人都難以拿捏的,就像我去日本時也很怕一堆人想找我幫忙帶東西回來,但考慮過後,覺得自己一個人自助旅行就是想輕鬆和沒壓力的玩,不想為了幫別人找東西而滿街的跑,而且行李太重也拖不動啊!所以我就決定說清楚:沒辦法。只是就會有人覺得我很小氣都不肯幫忙。

    小氣就小氣吧!我可不想佯裝大方而累死自己,以前我常會勉強自己去迎合別人的期待,現在慢慢的都不想管了,“大方”的人就自己出錢出國去買吧! :P

    shingetsu 於 2010/02/04 20:47 回覆

  • ALISSA
  • 新年快樂!!

    先跟妳拜個早年,新年快樂!!願妳虎年一整年好運連年!!^___^
  • 謝謝,也祝妳新年快樂,新的一年心想事成喔!

    shingetsu 於 2010/02/12 20:25 回覆

  • Ellie
  • 剛剛坐捷運的時候, 遇到一群日本老人(其實只有3個啦),我旁邊的小男生一下子就站起來了, 我跟同學也隨之讓坐(我們都不是博愛座), 那3位老人一點都沒有跟我們客氣, 一股腦就坐了, 不過有一直說阿哩咖豆, 看我們沒反應又補了一句謝謝, 他們可能很習慣台灣人讓座這件事了吧, 一點都沒有驚訝的樣子...
  • 來久了或看多了就習以為常了吧!
    不過我也聽說很多日本人來到台灣就像變了個人似的,在捷運或公共場合大聲喧嘩或有一些不好的舉止出現,不知是不是在日本壓抑久了,到了比較輕鬆和隨性的台灣,本性就全都露出來…?^^b

    有時真的覺得一些日本人很表裡不一啊!

    shingetsu 於 2010/02/28 20:2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