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小置物盒,發現「S-」只剩下了三顆,於是盤算著該到醫院去拿還是找熟識的藥局買。

 

不易入眠的狀況已經很久很久了,自己也忘了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並經常為此而感到煩悶…因為即使晚上沒有得到休息,但早上天一亮,還是得起來上課或上班,不管精神狀況好或不好。

 

說起來還真的是很麻煩的一件事,明明本質是很愛睡眠的,只要是非上課上班日那種第二天沒有事的狀況下,我一旦睡著後就要睡到自然醒,而那通常是中午時間了,最長記錄還曾睡滿13個小時(當然前提是能順利睡著),這麼愛睡的人卻有不易入眠的障礙,簡直是詭異!

 

或許是聽力比較敏感的關係,在尚未真正進入熟睡狀態的期間,只要有點不尋常或突如其來的聲響就會瞬間驚醒,而一旦醒來後,要再次讓自己有睡意就很困難了,往往就在「好不容易有睡意被莫名的聲音驚醒→再次強迫自己入睡」的循環中煎熬。

 

所以,熟識我的人就知道,早上時我的笑容和溫和的表情都是刻意裝出來的,因為不能在辦公室或面對訪客時冷冷淡淡的,但只要不是以上狀況的話,就會面無表情又不愛開口說話,但那不是在生氣,單純的是因為血壓低和睡眠不足罷了。

 

 

為此,老媽還曾經跟我發了脾氣,因為她以為我在鬧什麼情緒,所以早上出門前經常擺一副冷淡表情給她看,後來得知是因為睡不好後,就改罵我說『是妳自己有問題,一點聲音都受不了,巷口7-11前有人在聊天妳都能聽到?攤販收攤時拉推車的聲音我還真沒注意到,怎麼別人都沒事就妳會被吵到?』

 

 

……我也不想這樣啊!但我就是被吵到了,偶爾機車呼嘯而過的聲音、攤販前聚集的客人聊天笑鬧的聲音、鄰居家小孩的哭聲…等等,在夜晚的小社區中聽起來就是如此的明顯,讓我想忽視都忽視不了。

 

既然面無表情會讓她不高興的話,那以後我連在家裡有人時都盡量裝一下好了──我也只好這麼做。

 

 

看過醫生,醫生也只會開藥而已,頂多問幾句『妳自己知道原因在哪嗎?不能光靠藥物,要找出壓力的原因並解決它』或『試著調整自己的心情,凡事看開一點』之類的話。

 

廢話,要是有辦法解決的話我早設法解決了,看開一點也只是說起來簡單而已,再來原因我該怎麼說?說因為從小父母就常在半夜打架所以晚上時對聲音特別敏感嗎?還是說工作不順又不穩定及金錢缺乏造成了壓力?

 

不論是哪一種,旁人都幫不上忙、也不是那麼好解決,想了想後還是懶得解釋,直接要求開藥然後付錢走人…

 

為了那小小的藥丸,竟要花上那麼多的時間掛號、等候看診、批價領藥,幾次之後我煩了,就跑到了比較熟的藥局指名買藥。

 

 

S-是四級管制藥品,妳買這幹嘛?」還算熟的藥師仍是有點戒備的這麼問。

 

「當然是買來助眠啊!不然買來還能做什麼?放心啦!我沒有要自殺,現在的助眠藥都改良過,根本死不了人,吞了一堆痛苦的要命但又掛不了最後還落得洗胃的下場,這種蠢事我才不幹咧!」有些無奈的回答。

 

再三保證下,才能每次小量小量的拿,但畢竟是管制藥品,分配數量有限,所以有空時還是得回到醫院這種“正常”管道來取得,有點麻煩啊!

 

不過現在另一個隱憂是在於S-漸漸的不再能一服見效,大概是有抗藥性了吧…

 

 

唉…還是回醫院去看看是不是要換別的藥好了…… /_\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ingetsu 的頭像
shingetsu

尋找滿月の境

shinget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