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錄-彩虹下的幸福之番外(?)懺梅篇

可是…這又不是小說,而是真實的回憶,說番外篇總覺得怪怪的,但一時間又想不到該用什麼詞,就稱它為番外吧!= =b

本文(上)篇:http://shingetsu.pixnet.net/blog/post/24640871


本文(中)篇:http://shingetsu.pixnet.net/blog/post/24640872

本文(下)篇:http://shingetsu.pixnet.net/blog/post/24640873


也因為回憶錄的本文比較嚴肅些,所以結束後就另外寫些小時候的有趣(?)回憶…

有印象的版友應該還記得本文裡提過說J和我是一起做怪和發神經的朋友,但由於J個人的輝煌記錄太多,繁不備載,此篇就只寫幾則我也有參與和我印象較深的部份,藉此紀念一下我們天真無邪(誤)的童年和青春生活……唔…怎麼打著字開始有心虛的感覺了……><

=============================================

事件一:毒菇與老鼠驚魂事件
時間:應該國小四年級,10歲時?



話說小時候我們一群總愛到後山和竹林以及學校附近的各處去玩,有一次,我們在山上的樹林上裡發現了幾朵顏色漂亮的香菇,於是J和我就高興的拔了起來,還討論著要怎麼處理。

N看到了我們的舉動,出聲制止了我們:「你們兩個,那種顏色漂亮的菇類大部份都是有毒的,把它丟了!」

J和我邊應著『知道啦!我們沒那麼呆會拿來吃』,手上卻還是持續著動作,並堆好柴升起火來了。

小時候我們有時會在後山上烤蕃薯和玩遊戲,因此我們的秘密基地(其實是一個防空洞)裡都有用鐵盒藏著火柴、打火機和一些小玩具之類的東西,工具齊全之下,要快速升火是很容易的事。

J一邊手上忙著,一邊還細心的對N解釋說:「學校最近不是在滅鼠嗎?這個毒菇應該也可以拿來用喔?」

N聽了微皺著眉,不解的問了句:「滅鼠就滅鼠,為什麼還要烤?」

「烤一烤比較香啊!這樣才能更容易騙到老鼠來吃。」我抬起頭給了N一個『這還用問?』的眼神。

「別鬧了,帶到學校去要是有人誤食了怎麼辦?」N上前滅了我們的火堆、丟了那些菇類,並拉著我們兩個離開了現場。

但是…我還是趁N不注意時偷留到一朵,並且還暗暗的交給了J,只是回家後J也忘了,還疑似把毒菇掉在了他二姊的房間裡,可能是他到二姊房裡借水彩筆時、走動間從衣服裡掉了出來吧?但這只是猜測,因為他後來怎麼也找不到那朵毒菇了。

結果隔了幾天後,J的二姊週末回家時(她在外縣市唸書),一開門進房那淒厲入雲的慘叫,讓當時聚集在我家寫作業的N、J與我都嚇了一跳(我家就在J家對面)。

我們三人跑出去上了J家二樓一探究竟,只見J的二姊房裡躺了一隻有點乾癟和萎縮的老鼠屍體在地上,而J的二姊則是嚇的花容失色,臉色慘白。

N見狀,先是冷靜的要J去拿報紙和塑膠袋給他,先幫忙處理掉老鼠,還要我把二姊帶開陪她說說話讓她平靜下來,之後,N用著有些思考著的目光看了J和我兩個人,但終究什麼也沒說……


直到現在,J和我都還是不能確定老鼠到底是不是被毒菇毒死的,因為那個毒菇真的足以毒死老鼠嗎?老鼠會想吃香菇類的東西嗎?且到底毒菇是不是掉在了J的二姊房裡? J也不能肯定,So…此題無解 = =b

只不過,不管是不是毒菇引起的事件,可最後負責收拾的是N沒錯,所以…對不起啊…


+─────────────

事件二:荒唐又不可思議的事件
時間:11~12歲之間

 



「我們迷路了。」在一片黑暗中,J舉著燈籠,左看右看了周圍陌生的景色之後,下了這個結論。

「嗯,而且我們好像跑到一堆墳墓裡耶?」我藉著微弱的火光盯著四周一塊又一塊的石碑,心裡納悶著鎮上有著這麼一大片的墓園,我們以前竟然都不知道。

J聽了我的話之後,出聲肯定了我的疑惑:「是墳墓啊!」

然後,一片沈默……


至於我們為什麼會提著燈籠迷路到墓園裡去呢?那就要說到那一年元宵節鎮上所舉辦的提燈夜遊活動了。

那一天,巷裡的小孩們都很興奮,早早就開始摩拳擦掌的做好準備,並秀出了各自所得意的燈籠,其中有用牛奶罐或各種容器自製的點燭光式、也有街上買來燈泡式的亮麗燈籠,每個人都是為了跟著大人們去參加夜遊和集章摸彩活動,畢竟以前不像現在有那麼多電視節目可看、也沒有網路或線上遊戲,最大的娛樂,就是這類的活動了。

根據鎮上籌備組的規劃,在繞行的路線中,會有幾站集章處,回到終點後,只要集滿了章就可以換一張摸彩券參加摸彩,雖然獎品是不怎麼樣,但其實我們主要目的就是想玩而已。

出發前,N就再三提醒J和我,一定要跟好隊伍,不許擅自脫隊,但半途中J突然發現路線的另一端有奇妙的光圈,他拍拍離他最近的我後指了指方向,於是我們這兩個好奇寶寶就在人潮中不知不覺的離開隊伍了。

所以…就發生了事件開頭的那段對話,我們兩人走著走著就莫名其妙的跑到了一片墳墓裡……

 



「我們現在要怎麼出去啊?」我微嘟著嘴,睜大了眼睛看四周,但除了黑還是黑,完全看不到有像是出口的地方。

「嘿嘿~我也不知道…但N發現我們不見了應該會來找我們吧!只不過他會很生氣就是了…」J乾笑著,聲音聽起來有點心虛,大概是已預想到N那鐵青著臉訓話的可怕表情吧!

聽了他的話,我也有『這下慘了』的感覺,不安之餘卻還嘴硬的對J說:「喂~你才是我們之中年紀最大的吧!就算只大他兩天,但你還是大哥啊!到時候你負責把他擺平喔!」

J聽了很不服氣的和我吵了起來:「妳還敢講?從以前我就覺得了,為什麼妳跟他說話就那麼有禮貌、跟我就差那麼多?這個時候妳終於想起我才是最大的啦?」

「我……」才回了一個字我就語塞了,說的也是,不知為何我和N說話就會自動的用敬語,但對J就會比較沒大沒小,只能說…一切都是直覺啊…orz (有看過本文的人應該能了解我在說什麼)

不過…在陰森的墓園裡迷路了還能爭論起來,當年的我們真不知該說是沒神經還是粗線條,完全不知道怕,可能是那時候年紀小,還是很坦蕩蕩的時候,所以兩個不知死活的小鬼對於鬼怪還是靈異什麼的還沒有恐懼的感覺,如果是虧心事做多了的現在,我一定會尖叫+皮皮挫,哪可能那麼態然處之的還鬥起嘴來了。


而回不了J問題的我,撇頭看了一眼右邊墓碑上刻的字和照片,驚奇的叫了出來:「嗯?這個人長的有點像我外婆的媽媽(當時還不知道要怎麼稱呼)耶!」

其實我從沒見過外曾祖母,只有看過照片,但在“異地”突然看到了神似的面孔,頓時有種親切感,但我肯定那座墳墓裡不是我外曾祖母就是了,因為姓氏不同。

「真的啊?」J也好奇的提著燈籠湊上來看石碑上的照片,看了好半晌後,又開口說:「她看起來很慈祥、人很好的樣子。」

「對啊,我也這麼覺得。」我點點頭,附合著J的話回應,照片中老奶奶的笑容真的很和藹,看起來就有種親切感。

J似乎是挺喜歡那位老奶奶給人的感覺,於是伸手到他外套的口袋裡拿出了幾顆糖放在墓碑前,側過頭來看我。
「那我們就拜拜這位彭阿祖吧!祝她在天國幸福快樂。」

「喔,好。」我點頭,跟著J一起將燈籠暫放在腳邊,然後雙掌合十的對著墓碑拜了拜,嘴裡還默唸著『希望妳在天國快快樂樂』。

 



後來?當N找到我們並把我們帶出墓園後,我們自然是被N狠狠的訓了一頓,聽說他發現我們不見後都快找瘋了,就怕我們出了什麼意外,歸隊後他拎著我們向所有一起找我們的叔叔阿姨們道歉,回家後還幫著J和我在各自的家長面前說好話,才讓我們免去被罰的太慘的命運,畢竟迷路到公墓裡,可不是所有的家長都能平心看待這種離譜的情況。


J和我在事後有問過N是怎麼找到我們的,N說其實他找第一輪時就有經過墓園外圍了,但想說不可能會在墳墓裡就直接從外圍走了過去,但第二次又經過時,他覺得聽到了我和J的聲音才跑了進來…


再隔了兩天後的週末下午,我們三人寫完了作業,於是到巷口的柑仔店買零食吃,N和J都買了冰棒,我則是買了一包…忘了是乖乖還是孔雀香酥脆,吃完時,J和我一前一後的驚呼了聲:「我中獎了!」

我們竟好運的都可以再去兌換一份免費的冰棒和零食,於是我們高興的去柑仔店換了回來,這次我和J交換了吃,零食給J和N,冰棒則給我,令人訝異的是吃完後發現居然同時又中了獎。

「你們今天怎麼運氣這麼好?兩人同時連中兩次獎?」N有些不可思議的說著。

是啊!實在是好運到家了,平常我的籤運可是差的很,抽獎幾乎都是次次槓龜,運氣從沒這麼旺過,這種情況真是前所未見吶~


這件奇妙的事,一直到高中我和N、J三人重逢後有次無意間提起,我們三人回想這段往事時才覺得有點詭異…

第一, 墓園那麼大,N在外圍怎麼可能聽得到J和我的聲音?

第二,當時J放了幾顆糖在那位彭阿祖的墓碑前,我們兩人還很恭敬的拜了拜,幾天後從未中過獎的我們就連中了兩次糖果食品,怎麼會這麼巧?


但是……那究竟是湊巧,還是有什麼科學不可解釋的現象存在?至今仍是個無解的謎啊……


+─────────────

事件三:染髮愧疚事件
時間:高二、16歲時

 



在市區的小公園裡,N和J坐在樹下看著書,我則是冷著一張臉面無表情的盯著面前的人工湖不發一語。

一股悶氣在胸口逐漸壯大,終於,我忍不住的對著空氣破口大罵了出來…
「XXX你個王八蛋,老是找我麻煩是怎樣?你他X的是整天閒閒沒事幹就盯著我是嗎?成天講中國人該怎樣怎樣的,那麼厲害怎麼不趕快打回去?我這台灣人就是長這樣啦!看不順眼是你家的事,死老頭!根本是心理變態!」

以上,是高二那年我在小公園裡暴走時旁若無人般所罵出來的話,驚的公園裡的其他人都詫異的看了過來,之後又怕惹麻煩似的紛紛走避,頓時四周就像是淨空了一樣。

唯二不為所動的,就是N和J,畢竟我們從七歲起就認識了,對於我情緒起伏之大、怨氣憋滿時會有的表現,他們早已習以為常。

聽我罵完後,N放下書看了我一眼,就像平時聊天一樣的平靜語氣問了我一聲:「怎麼?那個教官又找妳麻煩了?」

「沒錯,就是那個心理變態!」我咬牙切齒的說著。

說起我學校裡的某位教官,以前我實在是很討厭他,因為他老是找我的麻煩,害我每天遠遠看到他就要繞路走,像在躲貓貓一樣。

但到底為什麼他那麼“關切”我呢?我根本就沒做什麼,只不過髮色天生和一般人不一樣而已,他卻像看到什麼不乾淨的東西一樣,成天誤會我一定是去染的。這件事以前我也有在另一篇網誌提起過,詳情可見:偶遇教官,憶起灰暗的高二生活…(誤)


J聽了,也用難以想像的語氣說:「他會不會太無聊了?其實看妳的膚色和眼睛的顏色就知道,妳頭髮的顏色也一定是天生的,他沒事一直在這問題上打轉,真的是有病欸。」

本來就是嘛,小學時因為顏色不同,就難免會有一些同學和不懂事的小孩會當著我的面指點些有的沒的,但都被我一個一個的白了回去,但到了高中還三不五時的被莫名關切,心裡就是會一把火。

不過這不是本篇的重點,重點是後來J因此又被勾起了興趣,決定要去染髮。

小學時,J就曾經盯著我的髮色和眼睛很羨慕的說:「好炫的顏色喔!我也想變成這樣子。」

…其實以現在的眼光看起來也沒什麼特別的,只是那年代不像現在一樣染髮風氣旺盛,一般學校又都有髮禁,物以稀為貴,才會顯的特別些。


於是,就在我那一大串的潑婦罵“園”後(因為是在公園裡),J興緻高昂的決定實現小時候的願望,去把他的黑髮染成較不一樣的顏色,他的個性裡,一直都帶有這種直率和隨心所欲的表現。

我那時也因為氣瘋了,完全把校規的問題拋在腦後,還一個勁的在旁幫他挑選顏色和出意見,最後,他還是決定染成和我極為相似的棕帶紅銅的顏色,還說他早就想試看看了,只是眼睛顏色沒那麼好改、有點可惜。(不確定當時市面上是否已經有了瞳孔變色片之類的東西了,但即使有應該也還不普及。)

等到J真的在染時,我才驚覺好像會讓他惹上麻煩,開始不安了起來。

我的個性就是這樣,怒氣一上來時就會變個樣,與平時壓抑和乖巧的模樣完全不同,罵的話不但難聽、而且有時還會做出平時絕不敢做的事,但脾氣一過去後,就常會後悔和心虛,這一點連我自己都很困擾啊啊啊!!

我懷著忐忑的心情,偷瞄了一眼N,他卻在一旁若無其事的依舊看著書,沒什麼反應。

我轉頭看看J、又回頭暗暗的窺探了N好幾眼,來回了幾次後,最後還是忍不住的開口詢問N:「嗯…你不阻止他嗎?你們那種八股的升學學校,校規一定也是規定不准染髮的吧?」

N沒抬頭,繼續翻著書並淡淡說了句:「是啊!不過其實那項校規本身寫的就有點漏洞,只是看我們要不要在上面做文章而已。」

「可是…可是…」我結巴了,不知該怎麼說下去才好。

大概聽出了我的話裡含有著愧疚和不安,N抬起頭來,微笑著說:「對於禁止染髮這樣的規定,我沒特別反對或贊成,只是看執行的方法和說法上能不能讓人接受就是了…妳也不用太擔心,J的爸媽不是會因為這種小事就罵他的人,至於學校那邊,大部份時候他們也是很現實和怕事的,溝通一下還不至於有什麼大問題,大不了我也去染,讓他們一次去頭痛兩個人吧!」

語畢,N的目光轉去了J的方向,看著J興高采烈的樣子,N縱容的笑了:「在適度和可以收拾的範圍內,他開心就好。」


……話雖這麼說,但我看到J頂著一頭紅棕色頭髮時,還是有著極大的不安,雖然是很好看沒錯,因為他的髮質本來就很好,加上人長的好看,染什麼色都很適合,但他本身就已經夠顯眼了,現在又染了個在太陽下會帶有紅銅光澤的髮色……唉…我的頭好痛…

我又想到N所說的“大不了”,如果之後N也跑去染髮的話,那肯定更會引起一番騷動,這兩人本來就在身高和各方面條件上是很引人注目的了(N:185cm、J:180cm),早上的朝會和升旗典禮就算想找別人擋住他們不被發現都沒辦法,再這麼“創新”的話,還是兩個一起,他們學校不知會怎麼反應?

想到這些,我就不禁抖了抖,忍不住的在心裡暗自說了很多次的『對不起』,啊…以後我不敢再亂敲邊鼓了。

 


結果,J就真的以一頭紅髮在學校裡晃了將近一個月,直到顏色已快變成布丁時(髮根是黑的、上面是較淺色的),才去染回了黑髮。

至於N是怎麼幫J和學校教官和老師“溝通”的?我只能說…N所說的“大部份是現實和怕事的”,果然是真的啊…(遠目)
另外即使N沒有那個意思,但我覺得功課好不好故說話能有幾分份量的差別也是原因之一,那些“教育家”通常都是會大小眼的。

但J為何沒有繼續染下去,而是染回了原本的髮色呢?
我想可能是在J染成紅棕色後,有一次我私下偷偷問了N:「其實…你比較喜歡他黑髮的樣子吧?」

N點了頭,回答說:「嗯,黑髮比較適合他,不過還是他自己喜歡最重要。」而這句話被J聽到了。

說實話,我其實也覺得J還是黑髮最好看,他那黑亮和質軟的頭髮,我很羨慕呢~所以…還是染回來的好。


最後…仔細想想,這麼一路回顧下來,我好像真的也給N添了不少麻煩耶…
真的,真的對不起啊!~><~

 

創作者介紹

尋找滿月の境

shinget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whitman08
  • J挺無里頭的還能想到~烤一烤比較香啊!這樣才能更容易騙到老鼠來吃~<br />
    我笑了~呵呵呵
  • 那句話是我說的 ^^b<br />
    不過J也是這麼想的沒錯,我們兩人一起發神經時想法通常很接近,才會一起行動撿柴火一起烤,所以我現在回想也不得不承認:N的辛苦是顯而易見的…(汗)<br />
    因為光J一個就夠他忙了,我這“外人”還三不五時的插花,真是不知好歹啊 XD

    shingetsu 於 2009/03/30 14:58 回覆

  • 悄悄話
  • quentinkao
  • 最好妳跟桃子都不用考慮我看到這篇的感受啦>.<
  • 切大,我和我的童年玩伴說的滅鼠,當然不包括您這麼迷人、有智慧、有著令人傾倒的風采、讓人愛憐的忠厚、又是如此溫文儒雅的米老鼠囉~<br />
    <br />
    p.s.以上形容詞引用自您的部落格標語,而且我是一個字一個字照著打的,可不是copy吶~<br />
    看在我這麼真誠的份上,就請別怪我擅自引用、以及大人不記小人過吧 XD<br />
    <br />
    再p.s.謝謝切大的閱讀,說實話,本系列的三篇本文,雖非直接與政治相關,但我覺得同性戀者的人權部份也是該被重視的問題,如果能夠再多一些人能夠尊重與理解就好了…

    shingetsu 於 2009/04/10 18:50 回覆

  • whitman08
  • = =???<br />
    切大~怎麼了
  • 因為「滅鼠」…<br />
    不過我們都絕~對沒那個意思啦~ :p

    shingetsu 於 2009/04/10 18:51 回覆

  • Connie9748
  • ^^
  • 最近太忙了嗎?告一段落後好好讓自己休息一下吧!

    shingetsu 於 2009/04/25 20:23 回覆

  • greenblur
  • 對於中獎那篇<br />
    我很有FU<br />
    <br />
    因為我小學的時期<br />
    連中過5瓶百事可樂<br />
    當我要中第三坪的<br />
    我就是聽到後頭有一個人告訴我<br />
    拿那一瓶, 一定會中<br />
    結果真的中, 但是我回頭一看<br />
    嘿嘿嘿! 根本沒有看到在我耳邊說話的人....
  • 連中5瓶百事可樂,哇~那真是好運和難得,不過老闆大概會很想哭 :p<br />
    <br />
    我小時候偶爾也可以聽到一些奇怪的聲音、也曾碰到怪現象,但年紀增長後就再也沒碰過了。<br />
    有人說那是因為小孩較單純的緣故,若以此說法來看,似乎聽到或看到算是好事吶~

    shingetsu 於 2009/04/25 20:28 回覆

  • Connie9748
  •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