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為「回憶錄-彩虹下的幸福(下)篇」。

本文(上)篇:http://shingetsu.pixnet.net/blog/post/24640871

本文(中)篇:http://shingetsu.pixnet.net/blog/post/24640872


===========================================

那之後,N去了美國唸書,J留在台灣準備大學生活,兩人各自步上了不同的軌道,我也考上了位於本縣市較偏遠的一所排名不上不下的技職學校,招牌是不怎麼亮,但在學歷掛帥的社會之下,還是進去弄張文憑出來好了。

重考?沒打算,沒有唸書心思的話,重考也只是浪費時間,而且從高中時起,不同的體系分類之下我就已經是被判定為不會唸書的一群了。

不過…我原本是希望能考上別縣市有提供宿舍的學校,想說到外面去混混看,沒想到成績出來還是落在縣裡跑不了。

倒是J,本以為他會到台北去唸T大,結果他卻選擇了也在風城裡合稱為某種蔬菜的兩大名校中的其中一所(抱歉,不想把目標寫的太明顯),所以…地理上我們還是沒離的太遠。

「可惡,那時和你們道別的時候我還以為真的會全散了……你把我的眼淚還來!」我拿著話筒對著另一端的人吼著。

「那時又還不確定…而且妳有哭嗎?我怎麼沒印象?」
對於我的指控,J有些委屈。

可是,其實我也知道,即使沒相隔的太遠,但要像過去那樣經常見面是不太可能了,我們都會有新的生活圈,交集自然會變少,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真正切不斷的,只有親情和血緣,能長久陪在身旁的,除了親人外就是另一半了。

我們開始改用email聯絡,和在美國的N也一樣,email的好處就是不受時間地點限制,可待空閒時再閱讀和回信,也因為還有著N這個我們兩人共同的話題重心,才不至於斷的一乾二淨。


J沒有說他沒去讀T大的原因,我也不打算問,或許就是這種從不過於追根究底和某種對他們的一種相信,所以我們才會成為不錯的朋友吧!

我相信他們的決定,是有自己的想法和規劃,而不是沒主見的隨波逐流,一直以來都是如此。

就像高中時,週六下午的電影觀賞、偶爾陪著我在書店看書…等,我們的本質目的上就不太相同。

N和J看電影的同時,是在訓練英文聽力,陪我在書店看書時,我看的是小說,他們找的是學習用書籍,特別是N,儘管稍早曾經推辭出國一事,但他仍有準備,除了學校本身的課業外,另外還準備了TOEFL、SAT、SAT II這些出國唸書相關的考試……

──就如我所認識的他,對一切事情他都是認真且想的長遠的。

在N對未來設想過的可能裡,他明白如果做的太過絕決,不僅讓家人傷心、也對兩人沒有好處。這麼做,就算把他和J的命運長路併成了一條,卻沒有變寬,反而會狹窄的需要彼此靠的更近、也斷了所有的親情和後路,那麼終有一天,過緊的纏繞會開始讓對方感到疼痛。所以,他們選擇放手,試著合力把道路拓寬,愛情裡需要擁有家人的祝福和信任才能更加美好和長久。

我也記得N提過,在感情和婚姻上,他勢必是要讓家中長輩們失望了,但除此之外,他不會辜負長輩們的期待,會努力做好一切,當個孝順的好兒子,而對J來說,亦是如此。

他們所約定的,是一條漫長的道路,有時我在想,這究竟是一種怎樣的勇氣與灑脫?

既然父母親與長輩們一時之間都無法接受,那就暫時分開,之後再慢慢的讓雙方父母和長輩明白和了解。

我曾在email中問N:「真有自信啊!你就那麼肯定他們最後會接受?」

他回的很豁達。
『要是自己就先沒了自信,還怎麼長期計劃?他們一時之間接受不了是正常的,但終究一個是自己的兒子,另一個是自己從小看著長大的孩子,時間長了也就不會計較了。其實被發現的早也好,我們還年輕,才正是要唸好書為將來步入社會打基礎的階段,不會因為被發現了就馬上被逼著去相親還是結婚,我們就正好利用這段時間讓他們慢慢接受,我也相信未來保守的社會逐漸的會有所改變,現在就先各自做好這階段該做的事吧!』

看到這樣的回覆,我比較放心了,對於自我的人生規劃和兩人間的未來,他們想的很清楚。

不過在信末他的P.S.還是讓我額上冒了三條斜線和想大聲喊冤。

『P.S.那傢伙(指J)現在一定是在裝成熟吧!有空的時候找他出去走走好嗎?雖然你們兩個碰在一起常讓我覺得自己會減短壽命好幾年,但有時候瘋一瘋也好。』

……什麼啊!我算很乖的好嗎?只是有時精神壓力積久了會有一點點的反彈而已,比起J的輝煌記錄,我真的真的是小巫見大巫,算不了什麼。

 



N對於J的了解是很透徹的,他們的緣份,比我還早了七年,可說是自出生後就在一起了,那份默契與相知,自是不可言矣。

上了大學的J,很努力的去適應沒有N在一旁適時拉住他與維護的生活,做起事來似乎有分寸了許多,比起以前來成熟了不少。

J說:「N一個人在異鄉努力,我也不能輸他。」

只是,看著J有些刻意的自制和收斂,我不免有著一些心疼的感覺,雖然明白以後要在社會上生存,這樣的轉變是必需的,但總覺得還是以前那樣率真的模樣、和隨性的淚水與笑容比較適合他。

好在的是,回到私下沒有別人的場合不用官腔時,他仍沒變,一樣是那麼的真摯和自然,不會刻意在提到不喜歡的事或人時仍強迫自己保持著笑容,或許是在認識多年的兒時玩伴面前,那些有的沒的束縛就不用太在意了吧!


至於雙方的父母親那邊,我從N的妹妹那裡得知,N的父親一開始真的特別反對和氣憤,他是屬於比較傳統的類型,對於自己寄予厚望的兒子竟走上了這麼離經叛道的道路完全無法接受,在N去了美國後,也從不主動聯絡,N打電話回家時也不肯接,雖然N、J兩人已按照兩家父母的意願分開了,但知子莫若父,N父自然也知道N不是個輕易放棄的人。

後來N父是因為什麼才漸漸心軟的?細節我不是那麼清楚,但大概猜測的出來…
N是個從小就很上進的孩子,對於父母的要求和期待總是盡全力達成,他孝順父母、疼愛妹妹,對吃重的各項責任從不喊累喊苦,被迫殘酷長大,受了委屈受了傷也未曾退縮,仍是堅強的笑著去面對。

那是他引以為傲的寶貝兒子,即使在發現N和J的事時曾氣的說『不分手就斷絕父子關係』,但那終究是自己疼愛如命的孩子,怎可能說斷就斷?


另外J的父親,本就很寵這個善良又活潑的么兒,而且說實話,自己兒子那有時沒大沒小和直率的的個性他自然清楚,多年來N對於J的幫助和維護,J父都看在眼裡,也很是感激,畢竟做父親的看到周圍的人對自己的孩子好,都一定是高興的。

他在看著J上了大學後的佯裝成熟,看著J在給N寫email被發現時那忐忑偷瞄著家人們反應的模樣,久了,也心軟了,只是嘴上仍不肯承認。

相較之下,兩人的母親應該算是比較快不再激烈表達反對意見的,似乎天底下的母親大部份都還是敵不過自己的孩子。



後來N在美國提前拿到了大學學位,先回台服兵役,並在兩人都分別退伍後,又去了美國唸研究所,只不過,這次是兩人一起去。

這回,雙方的父母都沒再多說什麼,僅各別交待了他們要好好的照顧自己,N的奶奶在沈默許久之後,也只提醒了有空要記得多向家裡報平安,算是默認了吧!


時間,是撫平一切傷痕和衝突的良藥,而N和J也做到了,做好各階段所該專注的事,並等待時間來完成一切。

再過了一年,在兩邊用網路電話聯絡時,父母親們也終於鬆了口,嘆口氣後說已經不怪他們了,往後只希望他們平平安安、幸福快樂……

 



我想,N和J是幸運的,但我認為這也是他們的努力所應換得的結果。
雖然他們花了很多時間,繞了許多遠路,但始終是得到了彼此父母的允許走在了一起,雖然無法預見前面的路還有多遠和會遭遇多少困難,但至少從此之後這份感情是完整且確定的。

說實話,我的個性比較悲觀,也可能因為我對人的感情還是有著不信任,在他們各自分隔兩地唸大學時,我曾經擔心著兩人一旦分開了,難保感情不會有所變化,因為遙遠的距離常是愛情變化的因素,愛是要多麼強大的自身才能夠維持住它的熱情,不然就僅僅成了一場瘋,那是多麼難以跨越的一道考驗和難題。

然後,我很高興我的擔心是多餘的,而且我想錯了一點,N和J與一般的男女情侶不同,對他們而言,並非僅有「愛」本身在維繫感情,更重要的是彼此之間的信任和歸屬感,還有那長年以來所培養的「partner」情誼,我都忘了他們對彼此而言是這麼樣的存在了……



這篇回憶錄中,我寫的很平淡,對於N和J所遭受的壓力和各自努力的過程、雙方父母親如何從不諒解到接受……我所描述的可能不及百分之一,因為不用想也知道,我這旁觀者所知道和所能看到的能有多少?

可是,他們就是這樣挺了過來,沒有抱怨,也沒有退縮,彼此給予勇氣和鼓勵,互相扶持共同朝著目標前進。

『我相信他可以,他也相信我可以』──在隔了好幾年後,我終於懂了N當初說的這句話意思了。

對他們來說,有了家人的理解與祝福也已足夠,至於未來可能還會有的挫折與困難,我想以兩人的堅強,也不會有什麼問題吧!

我很喜歡N和J共同署名寫給我email中的一段話,他們說:『其實不必那麼在意別人的看法,不然會活得很辛苦,因為多數的人、不論是認識的還是陌生人談論著我們,並不是出於真正的關心,而是因為自我的價值觀與人性的好奇、窺探與比較心態,所以,何必去在意這些,而讓自己過的不幸福和不快樂呢?』

是啊!不論是什麼事,若我們總勉強自己去符合世俗眼光中所謂正確的標準或價值觀,往後在面對人生中其他各種不同的壓力時,我們又能勉強自己到何時呢?


+───────────


「你們回來才沒多久又要出去,那麼久才看到你們一次,遲早我會忘記你們長什麼樣子。」在咖啡廳裡,我看著既熟悉又陌生的兩個身影邊埋怨著他們。

N和J在研究所畢業後就留在美國工作,這次是回來看看父母親和處理一些事情的。

N聽後笑了,好像早料到我會這麼說一樣,於是安撫的說:「又不是不回來了,我們的家在這裡,總是會回來孝敬父母的。」

我知道啊!只是…下次見面又不知道是多久以後,而且會不會再久一點就和一般的朋友一樣失去共同的語言和聯絡了?

或許是猜到了我在想什麼,J也接了話:「放心啦~小時候的同伴和第一次見面就吵架的人,沒那麼容易會忘記的。」

說的也是…
不管以後我們會認識多少新朋友,但像我們這樣的童年玩伴,是絕對不會增加的,J的話其實是要告訴我這一點吧!

我喜歡這兩位朋友,並衷心的希望他們能有個順利美好的未來,但我怕分離,因為怕友誼和那段最純粹和無雜質的時光最後都會被分離侵蝕得無影無蹤,就此淡忘在記憶裡。

但究竟我是擔心我們的友誼因分離逐漸轉淡,還是擔心他們的未來還會有更大的困難令兩人再次被迫分離,我也說不上來,但我想或許這兩者都有吧!

但是N說:「分開不是結束,相信這點就好了。」

聽到這句話,突然間我又想起當年他們兩人放手分離時的那一幕…

分開不是結束,所以不要害怕分離,他們親自用時間和對彼此的信任證明了這一點…

有時,短暫的放手是為了下一次更緊的握住彼此的手,那是他們另一種彩虹下的選擇。

如果是這兩人,應該是沒有問題的吧……





現在,我依然決定絕不追求愛情,但我已能去相信一些事,就算不是在我身上發生……

因為看著你們的歡笑和耳語,真是無比幸福的一幅風景。

祝福你們!我的朋友!


 

創作者介紹

尋找滿月の境

shinget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嗚~<br />
    <br />
    好感人喔!<br />
    <br />
    也對!<br />
    <br />
    同志這條路...<br />
    <br />
    真ㄉ很難走...
  • 謝謝你的留言,雖然不知道你是誰,但很感謝你的閱讀 :)<br />
    隨著時代和觀念的轉變,相信未來同志朋友們的路會比較好走的,請和我一起祝福他們吧!^^

    shingetsu 於 2009/03/27 22:29 回覆

  • a872529725
  • 哇哈哈哈!!!!<br />
    <br />
    昨天我沒登入...<br />
    <br />
    就直接打了~<br />
    <br />
    我只不過是一個路人~<br />
    <br />
    ㄆㄆ@@
  • 還是謝謝你的閱讀,版友都是從路人轉變成的,歡迎你 :)<br />
    另外不用怕啦~我不會咬人的 :p

    shingetsu 於 2009/03/29 22:39 回覆

  • Connie9748
  • hi~~~<br />
    好久沒來了^^<br />
    送上一點的關懷^^<br />
    <br />
    一口氣看完了,<br />
    不能用言語道盡感受...<br />
    只能說是...很溫暖的感覺^^<br />
    旁人很難在中間說三道四...<br />
    畢竟經歷一切的是他們^^<br />
    所以最後只能說聲...<br />
    請替我給他們送句:祝福你們^^要幸福喔~~~
  • 謝謝妳,我會轉告他們的,願這份祝福能帶給他們更多的信心和支持。^^<br />
    這篇回憶文我是投入一股真心的祝福在寫的,很高興看到同樣給予正面支援的你們,他們的路走的真的很辛苦,希望所有即使是不能接受的人也能夠學會尊重才好。<br />
    <br />
    妳最近好嗎?從妳的網誌比較看不出來詳細的近況,希望妳一切順利安好 ^^

    shingetsu 於 2009/03/29 22:47 回覆